成果展示

張偉:《文心叩訪》

發布:編輯研究部 發布日期:2020-10-20 閱讀:4318

 

 


 

    這是我的第四部文藝評論集。

    顯然,集子是以加速度在出版的。從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寫作,到2003年出版《藝文論衡》,用了將近20年的時間。2010年出版《闡釋與詰問》,2017年出版《含咀集》,都是7年一本的節奏。當然,其間還有另外的三部書出版?,F在呈現給讀者的這部《文心叩訪》,距離上一部評論集是兩年半時間??梢?,寫的越來越多了。翻閱自己的書著、文稿,進步與成長的印記,也是很明顯的。
    多年來,給本土作家寫了不少評論,最大的收獲是,培養和鍛煉了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。評名家、大家,難以擺脫“影響的焦慮”。從魯迅到莫言,我都寫過文章。有關他們的研究與評論,汗牛充棟,你想不受影響都很難。本土作家、作者,評論很少,有的干脆沒人評過,無所依傍,獨出機杼,全賴自己的審美感受與判斷。
    朋友們說,我的前幾本書,書名都很好?,F在出這本書,倒覺得詞窮了。同是文藝評論,大體上相同的內容,這一本叫個什么名字呢?起了一堆,最后選定《文心叩訪》。“文心”是我用過的第一個筆名,取自《文心雕龍》:“為文之用心者也。”這個書名,庶幾可以切合題意。
    我寫東西比較雜,但我自己心里清楚,我的關注點,主要有三個,即語言、技巧和文化。做學問年深日久,延伸和拓展,是自然而然的事。陳平原先生研究現代文學(現在許多學者建議改稱“民國文學”,孫郁先生就著有《民國文學十五講》,始于1919年,也有人從1917年寫起,終于1949年,正好是中華民國紀年。),許多現代作家都是大學中人,有著大學教職的身份,所以,陳先生就從文學史跨界到大學史,寫了很多民國大學研究的文章。我的從文學藝術到文化、人文,也是順理成章的。80年代,在我剛踏進學術的門檻時,正趕上如火如荼的文化熱,如饑似渴地讀了大量文化研究的東西,做了許多筆記。后來寫文學方面的文章,也常取文化的視角。如果沒記錯的話,看了電影《野山》,寫出一篇影評,那是第一次從文化的角度看藝術。2015年,《編馀思與寫》出版后,我在《陰山學刊》上開的專欄“編余札記”,就轉向了文化選題。也是沖著一本書去寫的。由于一些偶然的原因,寫到2018年第3期,專欄按下了暫停鍵。已寫出的十幾篇,收在這本書里,編為第五輯。我談文化,多是從文學藝術來談的,所以,放在文藝評論集里,也沒有違和感。在文化研究上,有不少積累,還在進一步思考中,我想,以后還會接著寫下去的,集腋成裘,然后出一本以文化為主題的學術隨筆。
    感謝李國彬主編的信任,書中有6篇小說評論,都是《安徽文學》的約稿。感謝馬端剛主任,雖然沒有明確身份,他是把我當作《鹿鳴》的首席評論來任用的,經常布置作業,給任務,壓擔子,讓我“多收了三五斗”。
    吳投文博士等學者、作家,為我的《編馀思與寫》、《含咀集》、《插柳集》寫的評論,凡5篇,作為附錄,也收在本書中了。本書清雅的封面出自郭盛先生之手。在此,再次向他們致以謝意!

2020.3.1   

張偉     

无码国内精品久久综合88